第一阶段协议达成 中国可进多少美谷物



1.1.jpg


今年第50周末,中美贸易谈判达成第一阶段协议成为市场的“重磅”消息。对于我国谷物市场而言,由于中国仅是暂停原计划对美国玉米、高粱和小麦新增10%关税,目前实际额外关税仍高达25%,从比价关系来看,上述进口美国谷物暂不具有价格优势(除非部分申请免额外关税的企业),故对当前国内玉米市场并未构成实质性的打击。然而,此次中美达成第一阶段协议只是“全面框架——分步实施”的开始,未来美国有多少谷物可能出口中国,对国内市场影响几何已成为我们需要探讨的课题。


中国:从美国扩大猪肉、禽肉进口,进口一部分小麦、玉米、大米


在上周五中美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对记者表示,作为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一部分,中国同意在未来两年内再购买320亿美元的美国农产品,该协议将于明年1月的第一周于华盛顿签署,降低关税将在协议签署30天后生效。同时,他表示中国将对特定产品有具体的采购目标,但为了防止影响市场,不会公布这些目标。


中国方面,农业农村部副部长韩俊表示,今后从美国扩大进口的一些农产品,将是当前稳定国内市场急需的产品,比如猪肉、禽肉等。同时,协议实施以后,中国会从美国进口一部分小麦、玉米、大米。


由此来看,短时间内中国从美国大量进口谷物的可能性不大,达到早期中美贸易谈判期间传闻数量水平恐怕需要“时间”,参见下表。


1.2.jpg


2019/20年度美国玉米、高粱等潜在出口谷物生产与出口情况


根据JCI数据中心数据跟踪,作为农产品出口大国,美国玉米、高粱、小麦和大米四大谷物产量和出口量均已不处于“巅峰”水平。以早先严重依赖中国进口的高粱为例:2015/16年度美国高粱产量一度高达1516万吨,当年出口量高达868万吨,目前产量已降至1000万吨以下,年可供出口量不足300万吨。参见下图。

1.3.jpg


与之相比,目前美国年出口量可达到千万吨级水平的还是玉米和小麦,分别在4600万吨和2600万吨左右的规模。从下表可见,其中美国小麦约50%产量需要依靠出口消化,玉米对出口的依赖度仅13.54%。

1.4.jpg

通过上述对比可知,本市场年度,中国如早先传闻进口大量进口美国农产品的可能性不大。例如,当前美国高粱产量和出口量已远低于近1000万吨的历史极值水平;同时,从今年国际谷物市场供求格局(美玉米减产,阿根廷新政府上台以后,12月14日开始将小麦、玉米出口关税由7%提升至12%)来看,进口谷物成本并不会大幅低于当前国内玉米价格(现阶段不含25%关税情况下进口谷物利润在150元/吨-250元/吨之间)。当然,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我们需要关注,岁末年终中国购买美国谷物集中到货是否会与国内需求低谷出现时间共振;中长期来看,美国谷物及其衍生产品(乙醇、DDGS)对国内玉米加工业的冲击以及新季(2020/2021年度)美国谷物供应变化对于中国市场影响可能更大,包括对国内农户种植收益的冲击。


来源:中国汇易网


中国农业监测预警-文摘热点资讯